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闲云往哪飞的博客

留下的是记录,呈现的是思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殡仪馆的晚上【闲云原创】  

2016-01-07 10:29:29|  分类: 落花逝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下午五点半,我刚收拾停当,小嫂子的电话来了。
原定是吃了晚饭去的,老姨等不住了,要立即过去。小嫂子接了大哥,过了十多分钟才到教育局,堵车的原因。
暮色沉沉,车往冷水滩方向开去。我印象中的殡仪馆就在零陵区,记得2003年岳父过世时,我们在殡仪馆守夜一晚。大哥说,早已搬迁到天安公墓旁边。天安公墓在什么地方,我没去过。
下了车,我们去买花圈,花圈不再是纸糊的,而是塑料的,挂在墙上,将条幅贴上去即可。在日月厅前,点起了鞭炮,里面立即有人出来迎接。
在鞭炮轰鸣声和烟雾中,我们四人进入厅内,孝子素衣素服,早在已跪在一旁,我们在灵柩前三拜三叩,然后向孝子致意。与农村不同,没有礼宾先生司仪。
殡仪馆有五个厅,日月厅为正厅,最大的一个。正厅中央前方,悬挂着老人的照片,下面是灵柩,周围摆满了盆栽与饰物,庄严隆重。大厅两边分别有十多张桌子,几乎坐满了人,扯胡子、打牌的人不少。墙面上布满花圈,有好几百个。
老人姓蒋,原是工商职业中专的副校长,住在岳父的对面,与岳父共事二十多年,享年91岁。看老人的照片是黑白底色,面容清瘦,带着微笑,很慈祥的那种。
老人是看着儿子长大的。儿子八个月大时就交给岳母娘带,一直到6岁,每次看见儿子,都逗他,摸摸他的小脸蛋,他叫儿子小周周,儿子一直叫他蒋公公。过年的时候,儿子与他表姐都去给老人拜年,老人给他发红包。儿子读初中后,老人就叫儿子周博士,饱含着老人的希望。双休日,儿子到岳母家,老人总是过来与儿子说话,关心之情溢于言表。儿子最不爱听说教,在高中那段叛逆期,他顶撞过很多关心他的人,唯独蒋公公除外。
6点钟,在殡仪馆食堂吃晚饭,没几个人喝酒。
老人与岳父母一样,子女有工作,担当起管教孩子的责任,他的外孙、孙子都是从他身边走出去的,都是留洋的博士,比我的岳父母更成功。老一辈人经历了太多的苦难,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知足善良。记得老姨说过这样一句话,他很幸运找到了一个好的岳父母,外甥女从三岁到高中毕业一直在外婆家比我儿子的时间更长。
老人是看着他女儿长大的,老姨说,今天,他要守夜。
我们找了一张桌子坐下,打300分两块钱一分。我与工商局的韩局长坐对门,老姨与小嫂子坐对门。我的手气不错,一个小时赢了五百块,小嫂子也赢了差不多五百。后来老姨的铁哥们来了,他抽身去打包牌,撇下了我们。
小嫂子坐不住,找熟人闲聊去了,韩局长去当看客,我和大哥无事可做,坐在那儿烤火。问大哥这两天到哪里去了,大哥不答。我说,肯定是找网友去了,他要我不乱讲。
大哥离婚后,交过很多女朋友,大部分都是通过网上认识的,都没有结果。这次出去两天不归,肯定是交新朋友了。但大哥口紧,套不出话,我只好看旁边的人扯胡子。
旁边扯胡子的是一个中年妇女,菜鸟级的水平,拿牌按从小到大的顺序,内行人一看就知道他手里的牌,听牌了也不知道。我给他当参谋,接连和了好几把牌。他们打的级别很低,五毛钱的,玩玩而已,所以别人也没意见。
大厅里抽烟的人很多,感觉有些闷,出去走走,发现天下起了小雨。在周边走了一遭,五个厅开了三个。每个厅的前面都树了不收礼金的标语,我们的礼金真的免了。
折回大厅,小嫂子要我代替她扯胡子,玩了一个多小时,没有输赢。
最后小嫂子联系了一台车送我们回去,原来是粮库主任的车,姓伍,早就熟悉。11点,回了家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